魔方吧·中文魔方俱乐部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魔方
查看: 800457|回复: 15

翻译《速拧20年》-Fridrich女士著。 [复制链接]

Rank: 2

积分
515
帖子
209
精华
1
UID
70746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09-11-21 16:18:23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小波翻过一次了,不过我还是想自己翻出来。同一篇文章,不同的人翻出来会有不同的文风,大家都读读也不错。



亲爱的读者,我知道我的故事会让今天的你露出怀疑的笑容,不过我是在写实地描述,我们这些老前辈们在那个魔方风靡全球的年代,那种激动与神秘的气氛。

我第一次与魔方“面对面”的接触是在1981年的3月,那年我16岁。在我第一眼看到这个非同寻常的,集简约与精巧于一身的东西时,我就深深的被它迷住了。不需要解释怎么玩,非常难的迷题,外加难以理解的内部机理,它在无声的向人发起挑战。这个魔方的主人是一个14岁的男孩,他可以在一分钟左右解开魔方。他把魔方借给我玩了几分钟,我只拼出了一个面。

在1981年3月,尽管魔方已经在其它国家卖出了成千上万个,尽管魔方就是在邻国发明的,但是在捷克买不到。这是东盟的经济低效、无能的典型案例。在我还没有魔方的时候,我就着手研究俄罗斯杂志《Kvant》(译者:一本给学生读的科学杂志,上有数学和物理的知识)上写的原始解法。我在一张纸上分析魔方的转动和变化,试着弄懂这些基于“转换机”原理(译者:也称“空穴法”)的公式。后来,春天的时候,我们本地的天文爱好者俱乐部的领队在匈牙利访问的时候买到了一个魔方。他自己解不出来,也找不到人可以把魔方弄回原来的样子。我利用“转换机”原理和那些“俄罗斯公式”,花了几个小时,第一次解出了魔方。

我迫切的想拥有一个自己的魔方,但是有幸拥有魔方的人,都是绝不愿意出让的。所以,我等了很久,知道1981年的7月才得到了我的第一个魔方。有一家人从法国来拜访我姐姐,他们家的两个十几岁的男孩带着魔方。当他们看到我对这个塑料块如此的着迷,他们哪里忍心把这魔方再带回法国?我终于可以开始研究我的解法系统了!夏天的时候,我劝服父母去匈牙利,他们又给我买回了3个魔方。在捷克弄到魔方依然是很难的,因为商店里没有卖。我在一个在路边卖杂志和纪念品的老太太那里买魔方。我跟她说“Buvos Kocka”(译者:捷克语“魔方”的意思),她笑笑,飞快地左右看看,然后递给我一个装着魔方的棕色的便当袋,把食指放在唇前:“嘘~~一百五十福林(译者:匈牙利货币单位)”。我知道如今这听起来很可笑,特别是对那些来自西方国家,魔方随手可得的人来说。但我就是这样“起家”的。

一开始,我用我在捷克杂志上学到的“逐层法”。在当时这个是非常先进的方法。先完成第一层,然后是四个中层的棱块(只有一个公式),然后翻转棱块,移动棱块,翻转角块,移动角块。这是我初学时候的解法,我很快就练到了平均1分钟。那是1981年9月,当时我玩了3个月魔方。

我高中的最后一年,是个奇怪又有趣的一年。一个孩子在公众场合玩魔方,是非常有回头率的。魔方是个很好的搭讪的理由,不过后来很多人也发现了,其实魔方更是个交谈的“终结者”。一个很平常的场景,两个魔方玩家在公交车上,连眼睛都不看对方 ,“你怎么解的?”“能不能慢一点?”“谢谢。”我们就是这样构架最初的解法系统的。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也有和我一样的“病”——绝对的痴迷魔方。他的名字叫卢德克•马雷克。他和我用相同的解法系统,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甩开我20秒。有一次我在玩魔方的时候,他说:“啊,我喜欢这个T形,因为这种情况翻棱的时候,整个一层都会被翻好了。”这是最后一层的最短的公式,只有六步,每个魔方玩家都知道的(译者:F R U R’ U’ F’) 。他的这一番话触动了我。当时的这句话就像一个芽,后来在现在的解法系统中开出了奇葩。我意识到我现在用的解法,也可以先翻棱,再翻角,然后再调整棱块和角块的位置。因为这样可以“消步”。那么,如果我有公式可以解所有的朝向和位置组合呢?我就可以用两个公式完成最后一层了。而且,组合的数量不是很多,也很好观察识别。但去哪找这些公式呢?我已经知道了一些,我开始逐渐补齐它们。每次我碰到一个我不知道的OLL,我就用老法子,先翻棱,再翻角。每次碰到没有公式的PLL,我就把我会的公式结合起来用。随着我的系统的改良和观察的熟练,我开始稳定地进步。

在1981年12月,我玩了6个月的时候,我平均在35秒左右。我偶然读到一篇文章,说一个英国的学生可以28秒复原魔方。后来有看到文章说美国有人能24秒完成等等。我一直在追赶世界水平,试图赶上他们。我经常觉得我已经不可能再缩短我的时间了,好像我已经达到了我的解法的极限。但是,过了些日子,我也达到了以前在报纸上看到的那些人的神奇速度。那时候,我在准备高中的毕业考试。我一边准备考试一边玩魔方。当我打乱魔方的时候,我就看书学习一会,然后再停下来去把魔方复原。我可以这样反复上一整天。在1981年的夏末秋初,捷克终于可以买到魔方了,掀起了魔方热。本地的比赛如雨后春笋,在各个高中和大学展开。我常常参加比赛,有时和我的朋友卢德克一起去。我们两个总能把其他选手甩开一大截。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我就这样追逐着时间,追逐着世界。在81/82年冬,捷克杂志《年轻的世界》开始筹办全国大赛,人们都提交自己的成绩。在1982年2月,杂志根据收到的成绩,发表了10人的排行榜。我看到我的名字在第一位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时,我也注意到一个名字,米雷克•戈连,紧紧咬住我。这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1982年5月11日,我参加全国大赛,平均约25秒,个人最佳18秒。当时我玩魔方10个月。我通过了半决赛,一共5人晋级决赛。里面就有米雷克•戈连和我的朋友卢德克•马雷克。决赛是电视转播的,我们可以用自己的魔方。用三次成绩取最快来决定谁是冠军。我们5个人一起开始。我赢了第一轮和第二轮,米雷克印了第三轮。我第二轮的23.55s把我推上了冠军宝座,米雷克第二,大约慢了2秒,卢德克第三。第一名的奖品是一张去布达佩斯参加第一节世锦赛的机票。

我一夜成名。接连几个星期,我收到很多信:请我发表我的解法。这些信根本就没有我的具体地址,只写了名字和城市,没有街道和邮编。但是都被送到了。我决定在《年轻的世界》上发表我的解法。包含了所有的OLL和PLL的公式,和几个F2L的公式。结果,大多数人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发现我的解法“太复杂”而且需要大量的记忆和练习。大多数人期待那是一个可以几分钟就解释清楚的解法。哪来的免费的午餐呢?我记得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天我坐火车从大学回家,一个男人坐在我旁边玩魔方。我问他的解法,他说:“我用Fridrich法。”我非常惊讶的问道:“你掌握了所有公式?”他说:“不,没那么多,我只会几个。”我答道:“你得记住所有公式,否则,发挥不出它的威力。”他吃惊地看着我,说:“那你用什么解法?”我笑着说:“我也用Fridrich法。因为我就是Fridrich。”他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把他的打乱了的魔方递给我。我大约20秒解出了魔方,证明了我的话,然后我们一起大笑巧合。

我进了大学以后魔方水平一直在进步。1982年末,我把F2L系统改成了现在的样子。以前,我是先做第一层,然后把顶层的两个中层棱块插到正确位置。我开发了F2L公式,还有移动、翻转中层棱块的公式。当我换成现在的F2L系统以后,我立刻进步了几秒,平均到了20秒(这时我玩魔方15个月)。到1983年,我平均稳定在17秒。我还认识三个人可以Sub20。我们一起练习。随着魔方热渐渐退潮,我停止了对算法的研究。

1983年3月,举办了第二届捷克全国大赛。罗伯特•皮尔格三轮全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快17.04s。他用的基本就是我的解法,但是他记住了600多个公式,我在用的就120到150个。可以说他用的是个“多系统”。他可以一个公式解出最后一层,也许是因为在完成最后一组F2L的时候就为最后一层做了准备(译者:原来VH-F2L加ALL的方法早就有人会用了)。而且,在比赛时他很冷静,心理状态很稳定。比赛中心理状态是很重要的。如果平时平均16秒,比赛时候因为紧张而到了20秒,就很不值了。要赢比赛心理状态一定要好。而罗伯特还为此咨询了心理医生,非常仔细的准备了一年。我只能说,他得到回报了。

我敢说,在接下来的10年里,魔方和魔方速拧方面没有任何重大突破。1992年赫伯特•柯西姆博开发了一个计算机算法,可以非常接近“上帝解法”(任何状态的最小步解法)。在我看来,这是魔方界的最大的事件。一夜之间,我们可以获得任意状态的最小步解法。令人惊奇的是,柯西姆博的算法看起来总是能找到在20步以内的解法。那个著名的“魔中魔”花式图案,有一个优美的短短的解法,L F L D'B D L² F² D'F'R U'R'F² D,我们之前研究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它。关于魔方最远端的研究展开了。柯西姆博的算法是革命性的,之前计算机的最优解总是在38步以内,不能保证最优。尽管柯西姆博的算法也没有提供魔方最远端在20步的证据,但它非常好用。随着计算机速度和容量的增大,又出现现了“最优解算器”,突然,对于我,魔方失去了它的神秘。

1997年,经过和Cube Lovers 邮件列表(最老的邮件列表之一,建于1980年)上的迈克•普的讨论,我把我的解法写成电子版放在因特网上。迈克劝我做这个电子版,说这样会对其他魔友很有帮助。我扫描了我的发黄的笔记本,他帮我做了那些小图片。我建立了个人主页。我从来没在主页上放过计数器,所以我都不知道我的解法变得流行。其实,说实话,我以为没人会有精力和意愿去学习整个解法系统。我以为速拧很冷门,不流行,没人愿意去承受那种背公式的痛苦。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我不应该低估魔方的威力。现在我还是很赞赏你们这些来玩速拧的人。反观1981年,魔方是神秘的,我们没有强大的计算机来为我们算最小步。我们不知道那些在尝试和失败中得来的公式是不是最短的。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不解的难题,这是推动我们前进的动力。我可不想像一个老太太那样,发着牢骚谈从前的日子。我只是想说,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当时都觉得自己是在努力揭开魔方的神秘面纱。

1996年末,我给米雷克•戈连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只写了“魔中魔” 的14步公式。我和米雷克至少有12年都没有见面,我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我们通过电话联系,后来又写Email联系。1997年,我回了趟捷克。在我离开捷克几乎14年以后,我们又一起玩魔方了,赞叹着柯西姆博的算法,分享着彼此的故事。后来,米雷克来了纽约州立大学宾汉顿分校读博,和我在同一个领域——覆盖式密码术与数码水印。我们成了专业上的同行,一起研究把怎么把数据藏进图像里,和解读图像里隐藏的数据。14年后,我们的路又走到了一起,当年捷克最强的两位魔方玩家联手解开图像的秘密。就到这里,感谢您 的阅读!

[ 本帖最后由 yandinet 于 2009-11-21 16:21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收起 理由
splendidrex + 20

总评分: 经验 + 2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1

积分
178
帖子
152
精华
0
UID
35366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09-11-21 16:27:54 |显示全部楼层
沙了个发····我认真读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66
帖子
1265
精华
3
UID
13977

亚洲纪录(AsR) 国家(地区)纪录(NR) 世界纪录(WR) 八年元老

发表于 2009-11-21 16:28:51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得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粉魔

魔力小子

Rank: 5Rank: 5

积分
4738
帖子
3762
精华
0
UID
68771
性别

四年元老

发表于 2009-11-21 16:33:42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您 的分享!
秦皇岛魔友聚会进行中。。。
秦皇岛魔方乐园:60936608    秦皇岛魔方家族:109367951
秦皇岛魔方群 :76186071      魔方吧-秦皇岛:27942444
注意入群时请注明魔友

使用道具 举报

红魔

草帽小子

Rank: 4

积分
1386
帖子
1318
精华
0
UID
103370
性别
发表于 2009-11-21 16:47:08 |显示全部楼层
要好好看看~

使用道具 举报

红魔

魔金校尉

Rank: 4

积分
1188
帖子
1086
精华
0
UID
103822
性别
发表于 2009-11-21 17:04:17 |显示全部楼层
翻译得很好,我还惊讶于83年就有人用VH和ALL………
三速【12次平均】17.98s【5次平均】16.51s
         【单次不跳步】14.13 s【跳P】13.21s【OP连跳】10.99s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5Rank: 5

积分
3634
帖子
2043
精华
2
UID
10025
性别

WCA 代表 六年元老

发表于 2009-11-21 17:12:57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发现我翻得很搓啊,貌似一年多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透魔

o千o

Rank: 6Rank: 6

积分
7197
帖子
6577
精华
2
UID
83601
性别

八年元老

发表于 2009-11-21 17:14:01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风格不一样啊~~呵呵~顶了~~翻译的很好啊~~
常住新疆阜康市 有魔友的话可以联系

使用道具 举报

透魔

大波

Rank: 6Rank: 6

积分
5659
帖子
3787
精华
4
UID
8709
性别

八年元老

发表于 2009-11-21 17:15:08 |显示全部楼层
小波的英语水平 有待提高。。。
It is not your aptitude but your attitude that determines your altitude.

Rubik's magic : best single 0.89s; best average 0.97s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积分
1473
帖子
980
精华
1
UID
103069
性别
发表于 2009-11-21 17:25:58 |显示全部楼层
各有各的特色,小波翻译的也很不错的,我是看了小波的翻译才被fridrich女士的梦想及事迹感动的。
登高方知风浪小  望远乃觉海波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魔方吧·中文魔方俱乐部

GMT+8, 2019-8-24 19:0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